中海油跨国并购的启示
2012-02-17   浏览次数:

  中海油跨国并购概述

  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以下简称中海油)成立于1982年,是中国第三大国家石油公司。2001年年初中海油在纽约和香港证券交易所成功上市,上市3个月即以较大比重进入摩根斯坦利国际资本指数,上市仅5个月就被破格纳入恒生指数成份股。通过核心业务在国际资本市场成功上市以及随后的出色表现,中海油的资本运营能力不断提高,国际并购成为中海油国际化发展新阶段的重要手段。

  (一)海外并购第一步:收购印尼马六甲油田权益

  中海油实施海外并购战略,起步于1994年。1994年5月5日,中海油与美国阿科公司进行了一系

  列的收购谈判后,在美国同阿科公司正式签署协议,中海油成功地从阿科公司手中购买了印度尼西亚马六甲油田32.58%的股权,成为该合作区的最大股权者。第二年,中海油又收购了马六甲区块6.93%的权益。公司由此拥有了第一个海外油田,迈出了向海外发展的第一步。l995年3月,中海油从马六甲区块运回了国内第一船海外原油。正如当时的一些海外传媒评论的,收购印尼马六甲油田权益“是中海油按国际大石油公司做法迈出的实质性一步”。

  (二)完美的并购案:对西班牙瑞普索印尼资产收购

  1999年中海油得到了一个重要信息,西班牙瑞普索公司由于债务负担,加之业务重心转移,有意出售在印度尼西亚几块油气田的权益。经过艰难的谈判,中海油终于以5.9186亿美元成交。2002年1月18日,中海油在香港宣布,收购西班牙瑞普索公司在印尼资产的五大油田的部分权益。此项收购将为中海油带来每年4000万桶的工作权益产量,中海油成为印度尼西亚海上最大的石油生产商。这次并购是在国际金融市场连续调低利率的情况下运作的,当时原油价格处于低位,这使收购资金成本降到了最低,在国际资本市场引起空前反响。在积累了较为丰富的跨国并购运作经验后,中海油加快了国际化步伐,在国际油气资源市场频频出手,所获不凡。2002年12月20日,中海油与BP签署了资产购买协议,中海油以2.75亿美元的价格向BP收购了印尼东固液化天然气项目的部分股权。2003年5月15日,中海油以3.48亿美元取得澳大利亚西北大陆架天然气项目内新组建的合资实体———中国液化天然气合资实体25%的股权,并获得了西北大陆架项目特定生产许可证、租赁所有权及勘探许可证大约5.3%的权益,同时中海油还将享有未来在已探明储量之外勘探的参与权。同年10月24日,新上任的中海油总经理傅成玉在悉尼与澳大利亚西北海上高根天然气项目合同方签订框架协议,购买高根项目部分权益。通过国际并购,中海油的作业区域由中国近海扩大到了印度尼西亚、澳大利亚地区,奠定了中海油在东南亚和南太平洋地区的业务基础。

  (三)失败的并购案:放弃对优尼科公司的收购

  2005年1月,中海油正考虑对美国同业对手优尼科公司发出逾130亿美元的收购要约。3月,中海油开始与优尼科公司高层进行接触,双方几经协商,初步达成购售意向,中海油向优尼科提交了“无约束力报价”。6月17日,美国两名众议员致信美国总统布什,要求财政部长斯诺负责的外国投资委员会对中海油的收购进行彻底调查,声称美国在处理牵涉中国的能源事务时,应综合外交政策、国家安全和经济安全进行考虑。6月23日,中海油宣布以每股67美元的价格、全现金方式并购优尼科,此要约价相当于优尼科公司股本总价值约185亿美元。优尼科随后宣布,愿意随时与中海油就并购之事展开谈判。但是美国财政部长斯诺同时表示,如果中海油收购优尼科成功,美国政府将从国家安全考虑,对这一收购案进行审查。6月29日,雪佛龙公司宣布,该公司并购优尼科公司的计划已经得到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批准。6月30日,美国众议院通过一项不具约束力的决议,敦促布什政府立即对中海油收购优尼科公司的行为展开彻底审查。7月2日,中海油向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提交通知书,要求他们对中海油并购优尼科公司提议展开审查。7月20日,迫于当时美国国内愈演愈烈的“威胁国家安全论”,优尼科董事会认为中海油的收购风险太大,所以决定接受雪佛龙公司加价之后的报价,并推荐给股东大会,中海油对此深表遗憾。8月2日,中海油撤回对优尼科公司的收购要约。8月10日,优尼科公司如期举行股东大会,雪佛龙公司收购优尼科成为定局。

  (四)中国企业最大规模的海外收购案之一:收购尼日利亚油气富矿

  2006年1月9日,中海油总公司宣布,公司下属中海油有限公司与尼日利亚南大西洋石油有限公司签署最终协议,将以22.68亿美元现金收购尼日利亚130号海上石油开采许可证所持有的45%的工作权益。这是中国企业最大规模的海外收购案之一。如果能通过尼日利亚国家石油公司的审批,并满足其他先决条件,交易有望于2006年上半年完成。尼日利亚是世界第五大原油出口国,而130号海上石油开采许可证所在的尼日尔三角洲是世界上油气资源储量最丰富的盆地之一。中海油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傅成玉认为,收购130号海上石油开采许可证权益符合中海油通过勘探和开发海上油气田实现增长,并实现公司油气资产区域分布多元化的长期战略。

  中海油跨国并购的启示

  启示之一:中国企业跨国并购是一条新路径

  以往中国对外直接投资以绿地投资即新建方式为主,跨国并购占次要地位,而当今世界主流的直接投资却是企业并购。因此,必须让中国企业跨国并购成为对外直接投资的主要形式,成为“走出去”的新路径。近年来已经出现了一股中国企业跨国并购热。2005年有案可查的中国企业海外并购达到100多起。商务部预测,未来5年,我国企业对外投资将进入高速发展期,5年后累计对外直接投资总额将超过600亿美元,年均增长超过22%。

  跨国并购是一种对外直接投资行为,也是公司发展的战略行为。如果高层决策人对本公司整个发展战略没有一个清晰的框架结构和清醒的认识,很容易出现战略决策上的重大失误。跨国并购是一个极其复杂的过程,这个过程应建立在坚实的战略基础上,考虑所有可能影响并购的因素以及并购的结果。中国企业开展跨国并购的战略选择:一是要“先内后外”。它要求企业在取得国内领先地位的基础上,逐步进入国际市场,通过国际贸易和小规模投资充分了解国外的市场、技术、管理、文化之后,再考虑跨国并购。二是“由小及大”。它要求企业在进行跨国并购时,先瞄准规模较小的国外企业,逐步积累谈判技巧以及与国外企业融合的经验之后,再考虑并购规模较大的国外企业。

  中国企业跨国并购要修炼高超的整合能力。一般来说,跨国并购的过程备受关注,但并购之后如何进行有效的整合却容易被忽略。实际上,并购后整合过程比并购过程更困难,尤其是文化整合。中国企业要在跨国并购中取得成功,必须具备大批了解国际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环境和懂得东道国法律法规的并购人才和并购后进行企业整合与管理的专业人才。

  中国对外并购的发展既是企业的一种内在的行为,又是政府行为的必然结果。中国政府应大力鼓励和保护中国企业对外并购的健康发展。政府的鼓励和保护政策应包括:(1)设立专事对外并购等跨国直接投资的管理机构,对中国企业对外并购进行宏观协调和统一管理,并制定相应的政策;(2)逐步放开海外融资渠道;(3)鼓励银行和大型企业自由联姻,组成大型跨国企业,参与跨国并购活动;(4)完善国际税收制度;等等。

  启示之二:中国企业跨国并购是一把双刃剑

  跨国并购一方面可以使中国企业参与国际分工,推进企业技术进步和产业升级,可以培养高级技术和管理人才;另一方面跨国并购具有极大的风险性。跨国并购与国内并购相比,操作程序更复杂,受不确定性因素的干扰更大,风险性也就更大。因此,只有采取必要的风险防范措施,才能更好地“避害”而“趋利”。

  1.作出科学的跨国并购决策和计划。企业必须明确进行跨国并购的目的,对并购目标企业进行深入细致的分析,确认对目标企业的并购能否增强企业的竞争力和促进企业长远发展;对并购活动进行系统周密的计划,对可能出现的意外情况做好充分准备并提出解决方案;选择切实可行的并购模式和并购方案,使企业避免并购风险和遭受经济损失,以实现并购目标。

  2.实施金融财务风险防范。搜集目标企业的有关财务信息,既可以从当地权威性的咨询公司获得信息,从目标公司的客户那里搜集信息,也可以从该公司内部倾向支持并购的管理人员那里获得真实信息,更准确地掌握目标公司资产的潜在价值,降低资产评估风险。要了解当地金融市场状况及金融政策,利用金融工程化解并购金融风险。

  3.进行技术整合,降低跨国并购技术风险。技术整合,包括硬件技术整合和软件技术整合。对目标公司原有设备、设施进行全面检查和必要调整,技术过时的设备和设施要尽可能撤出,可保留的技术设备和设施要进行必要的技术改造,使之达到或超过同行业技术先进水平。对软件技术整合,主要是对技术人员、工艺水平及技术组织的整合。对目标公司原有技术人员及其技术水平要进行充分细致的调查,作必要的技术岗位调整,再以技术成果共享方式向目标公司输送技术。要对目标公司实行技术组织改造,使之适应整体的技术组织运作,成为整体技术组织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

  启示之三:中国企业跨国并购是一种大智慧

  跨国界的企业并购是一个硝烟弥漫的战场,不是一个铺满了玫瑰的温床。据统计,一般并购的平均__成功率只有40%,跨国并购的成功率只有20%~30%,“蛇吞象”式的跨国并购的成功率不到10%。跨国界的企业并购障碍重重,中国企业“走出去”跨国并购,一定要体现运筹帷幄的大智慧。

  1.采取多种渠道增强与目标公司所在国政府的沟通。中海油竞购优尼科失败的主要原因是迫于政治压力。美国国会的动作是将经济活动政治化,公然违背了国际贸易的基本规则。虽然布什政府在处理此事时非常谨慎,但从国会投票的结果看,以“中国威胁论”为背景的立场显然占了上风,这必然导致美国采取抑制中国的策略。从中国的利益看,软化这种立场,而不是强化这种立场或与之正面冲突,可能正是和平崛起的基本战略。中国企业跨国并购,要尽可能采取多种渠道增强与目标公司所在国政府的沟通。比如,利用外交渠道、两国的民间友好机构或有影响力的政治人物牵线搭桥等,取得目标公司所在国政府的理解和支持,并尽可能地在社会就业方面适应当地政府的要求,同时争取目标公司的友好合作,使当地政府从经济发展及社会发展出发,给予跨国并购方以宽松的政治环境。

  2.必须选择最佳的跨国并购时机。跨国并购往往会引起很大的经济震动和社会震动,因而,需要采取灵活的策略。在并购目标公司时,可以采取渐进的方式,先以合资或合作的方式,树立起良好的企业形象,待该国政治风向偏松时,再考虑并购问题;也可以先不全资并购,而是控股性并购或接近于控股性并购,待条件成熟后再进一步并购;还可以利用目标公司所在国的一家合资企业作为跨国并购的代理者,以避免东道国政府或当地政府的干预。中国企业进入目标公司的所在国之前,对所在国法律环境应该有一个详细的了解。

  3.继续深化国有企业民营化的改革。中海油竞购优尼科,从我们的方面看这是一个商业行为,但是在美国大众看来,中海油代表的是全中国,被看成了一个国家行为,美国的舆论都这么认为。由此带来的结果是,通过美国政客和媒体的炒作,让“中国威胁论”重新抬头并更加具体化了,给中国带来了在国际上尤其是在美国的负面影响。这种负面影响不仅仅加大了中海油面对的政治危机,而且也加大了今后其他的中国企业去做类似的收购时所可能面对的政治压力。换句话说,我们从中得到的教训是:中国企业应该进一步民营化,让有实力的企业以民营企业的身份去竞争,去参与全球化的运作。

此文章共 1 页